• 三十岁

    2013-01-27

    从前,我也多少想象过一个三十岁的女人,应该过着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  仍会喝极甜的混合酒,还是改喝热茶?身体是否开始松弛?笑起来,眼角会不会已经有鱼尾纹?相比从前,是否更明白事物背后的种种道理?是否应该戒烟?面对恋人,内心戏码还会跌宕吗?还看厚厚的小说和烦闷的电影吗?仍旧为再小不过的任何事,大笑不止吗?喜欢寂静,抑或热腾腾的烟火气?欲言又止,还是直陈心事?会如何去爱一个人,又如何面对被爱?

    他们告诉我,人生的种种变动,往回看去,都是好的。

    生日的前一天,我坐在回上海的飞机上。值机柜台上的中年妇女朝我笑,给我换了一个靠窗的2F座位。戴高乐机场的跑道边覆盖着厚实粗糙的冰渣,我看着自己飞离地面,看着眼底延伸开来的暖色灯光,看着自己穿过薄薄的云层,然后是了无边际的黑暗。

    我想,等到平飞之后,应该赶紧要一杯喝的。

  • 舞舞舞

    2011-11-10

    感冒变得像是一场宿醉。昏昏沉沉,怎么也好不了。

   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。阿姨一边开门一边说:“我去给你买点水”,然后我站起来,收拾了一套睡衣,和一件在乌兰巴托买的绿色男式羊绒衫,再加上一本已经发黄的《舞舞舞》,下楼发动了车子。

    在陕西南路的加油站加满了油之后,我在下着细雨的午后决定去一次杭州。一路上,我开着雾灯,油门踩到底,专注地听着歌曲,从邓丽君到林忆莲,实在是苦得不得了。半路甚至觉得胃痛,不得不在嘉兴停下来,对着一个一直盯着我看的怪人吃完了一只肉粽。不过,这次没有再碰到烟花。

    到杭州已经是夜里了。你知道的,雨夜啦,沿途的落叶啦,总之格外凄凉。

    我乱开一气,找到一个叫四眼井青年旅社的地方。

    青年旅社都差不多。一百三十元一晚上,包括散发着霉味和下水道味的小房间,外带一个放着那种外国民谣的小酒吧。几个眼神古怪的外国人打着桌球,偶尔回头拙劣又熟练地对你说一句你好。我要了一杯酒和一盘薯条当晚饭,一只脏兮兮的小猫跑过来定洋洋地看着我,然后跳到沙发上来坐在我边上。我给了它一条薯条,它显然不感兴趣,隔了一会儿走不见了。

    回到那样的房间,根本没什么事情可做。我读了一会儿带来的书,纵然是多年前自己最喜欢的小说,但翻起来就如同一本新书。嗯我记性实在不好,幸好主人公和多年前一样引人入胜地住进了海豚宾馆,预备开始一系列的奇遇。

    第二天是被鸟叫闹醒的,彻底的安静,以及鸟叫。我结帐之后把车开去了灵隐寺。虽然心里大概知道,人山人海并不是目前最想要看到的景象,但无论如何还是去了。

    下了那么多天的雨,山里十分得美。叶子时黄时绿,青苔贴在石头上,小溪尽情地流过。无论是弥勒还是飞天菩萨的佛像静悄悄地嵌在山里,不发一言,以至于大声对话的游客们也作为热烈的生活气息,成为了景致的一部分。

    看完寺庙,去和茶馆吃了午饭,有酱油虾、桂花猪手和酱瓜炒黄瓜苗,我吃下了一大碗白饭。从永福寺的小路走出来,是一座建造地十分讲究而美丽的佛学院,空旷无人之间,门卫站在那里大声地唱歌。隔了一会儿我才明白他是在唱《情人的眼泪》:

   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,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。要不是有情人跟我要分开,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,掉下来。

    大好青年,何苦在这样的时间,如此的地点,唱这样一支苦闷幽怨的歌呢?简直不像真的。

    我用仅存的那一点电池开了导航,找到就近的加油站,再次加满了油。嗯,还是回家吧。

     

  • 步行

    2011-05-06

     

    @永福路上通向乌鲁木齐中路的弄堂

    十一点的时候,适合出去走走,穿过弄堂走到永福路,然后是湖南路,在武康路绕个来回,再回到湖南路,从高邮路到复兴中路,最后沿着五原路走回家。

    欣赏一下为数不多的已然关灯的商店橱窗,树在半夜散发的味道有点让我想起高中晚自习结束回宿舍的情景。除了遛狗和半夜跑步的邻居,还有JZ门口的乞丐之外,也没有什么路人了。

    水果摊还开着,记得带钱的时候就买串香蕉,拿了当天的东方早报再上楼。

  • fond regards

    2010-02-07

  • you touched my soul

    2010-01-03


    outside of the apartment at SOHO


    freezed at Time Square

    每天都怀揣很大的好奇心并携着肿胀的小腿走来走去,逛书店,看博物馆,去戏院,买高跟鞋,还有吃啊吃。纽约城比任何一个城市都更有趣,热烈快速,而且大尺寸。站在摩天大楼丛的脚下,作为上海人,都只剩下对资本主义大世界的感叹了吧。而最可贵的却是走开几条街,又有那么可爱的西村,让人流连忘返的圣马克斯书店,以及过了河那文艺到昏倒的威廉斯堡。

    至于新年愿望,倒是一件都没有。任由人生被突如其来的念头左右着,其实也不错吧。你说呢。

    祝你们新的十年快乐。